如果可以重来,我〖wo〗该不“bu”该在疫情开始的那一刻,就关店

花儿街参考 · 出品

作者 | 林默

1

一周前,晚上回家,我发现家旁边的商场,有人拉沙发椅出来,整整齐齐地码在马路边上。

凑近去细看,沙发上印着“苏宁影院”。

这是离我家最近的电影院,我在这儿看过《沙丘》,看过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,看过不能再烂的《古董局中局》,看过好几部我都想不起全名,只能记得不爽的电影。

这两年在这个苏宁影院里看的片子以烂片居多,可是看到那被拉出来的沙发,心头还是一颤。

试探性问了一句,“苏宁影院,这是黄了?”

用小车拉沙发出来的工人面无表情,“对,黄了。”

展开全文

沙发椅被整齐码在路边,有行人坐下来歇歇脚,时不时回头观摩这些椅子被搬出来,如同完成,最后一次观影。

这是疫情之后,我失去的第五家店。

前面四家分别是,开了有五六年的螺蛳粉店;关门之前给办卡的用户一一打电话,让大家去退了钱的美甲店;一家我还没来得及喝一次的奶茶店;还有曾经留下我苦痛嚎叫的瑜伽教室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,疫情以来,每次情况严峻,每次大家要减少聚集,你形色匆匆地走过,家楼下那条熟悉的街,看着那家在无数个深夜喂饱你的麻辣烫店里,散落着一两桌客人;那家黄焖鸡米饭已经停止了堂食,老板却笔直站在窗口等着外带的需求;那家理发店门口,几个店员坐在那里发呆。

于是你在心里悄悄地跟它们说,要坚持下去啊,过几天,我还是要去消费的。

2

想给你讲一个“笑话”——我之前是做跨境旅游的。

这个做跨境旅游的小老板,是我一个朋友的邻居,她在他的公司报过一次欧洲亲子游的旅行,觉得对方是个有品位的人。

疫情开始后不久,小老板就开始在邻里的二手群里,转卖一些二手奢侈品,包包、手表、腰带。

“他一定是没卖过假的,因为二手群里的奢侈品只卖了一段时间就停了,我看他在朋友圈里开始做微商。哪怕微商的东西是假的,这不也是真的假的嘛。”

微商的广告大概发了七八个月,后来也不见他发了。

朋友知道的他疫情后的第三次销售行为,是他卖了自己的房子。

“卖出去了吗?”我问。

“新业主都进业主群了。”

给你讲第二个“笑话”——我是2019年决定创业开店的。

有一家四川朋友给我推荐的水煮鱼店,是一个从大公司离职创业的90后开的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